Site Loader

陈铂诗很迷茫,很委屈。

作为一个只有八十斤的孩子,她不明白为什么自己就上了趟厕所的功夫,那个把自己从天堂拖入了地域的臭老头,就莫名其妙就多了个干爷爷!

陈安堂很委屈,和迷茫。

他不明白,自己明明什么都没说什么都没做,怎么就莫名其妙的多了一个干爹!

酒店大门前。

一想到从此之后,自己这个虽然不完整,但只要还温暖的家里将会存在着一个大魔王一般的第四人,她就深深的感到一阵绝望。

吸~

陈铂诗抽了抽鼻涕,看了看身旁的陈安堂,“陈安堂你可长点儿心,管管你妈吧!再这样下去,咱们这个家就散了啊!”

陈安堂看着自己闺女老气横秋的训斥自己,终于忍不住了,“我长心?平时我家都不回,你天天跟着你奶奶,她现在这个样子,你敢说没有你的责任?你奶奶以前什么样?那是看电视除了新闻联播和天气预报之外连八点档电视剧都不看的人啊!我就不信,她身边没有追星的环境,她能变成现在这样?”

陈铂诗一阵绝望。

敌人都在推高地塔了,这个猪队友竟然还在搞内讧!

像是一只泄了气的皮球,陈铂诗深深的叹了口气。

天生陶瓷肌肤漂亮美眉露香肩海边唯美写真

匹夫不足与谋。

罢了。

罢了鸭!

透过泪花折射的光芒,看着已经完全变成一副花痴脑残粉模样的奶奶,陈铂诗的目光坚定了起来。

作为一个合格的刺客,顺风要浪的起来,逆风更要骚出操作!

作为一个高智商的学霸,作为一个拥有两年半带团经验,深谙饭圈规则的粉丝团副团座……

回想着刚才一群大人在饭桌上谈论的内容,陈铂诗粉拳紧握。

是时候,展现真正的偷塔技术了!

李世信微笑着和一群粉丝合了影,并看着吴明高高兴兴的发到了朋友圈和粉丝微信圈之后,接到电话的张硕便驱车赶到了酒店门前。

看到张硕的大脑袋从车里钻出来,李世信呵呵一笑,招了招手:“硕儿啊,快过来。我给你介绍介绍。”

说完,便将他引到了陈安堂的身前。

“这位,陈安堂。我新认的干儿子!安堂啊,这是张硕。我两个礼拜之前认的干儿子,来来来,你们认识认识,以后也好走动。”

张硕和陈安堂一照面,便是一愣。

虽然不太爽李世信在自己家里作威作福,但是冷不防听说老头又认了个干儿子,再一招呼,听说这个干哥哥还是个资深经纪人,他这心里……

啧、

一阵被人强迫发生关系之后又马上被新欢取代的酸涩,油然而生。

……

上午的试镜李世信出了大力气,外加上模仿磕巴在地上爬行逃跑的动作撞了两下,只觉得浑身酸疼。

告别了吴明一家和粉丝们之后回到家中,便回到了自己屋里。

本想着睡个午觉好好歇一歇,却不想下午一点半功夫,便接到了焦晨东的电话。

说是他的角色定了下来,让他拿着银行卡,身份证和演员证赶紧去公司一趟,把合同签了。

一听这个,李世信乐了。

他没想到,合同能下的这么快。

于是也不顾身上的酸疼和发麻的老腰,起身便又回到了天梦娱乐。

到了地方,跟焦晨东单独碰了头,李世信才知道敢情合同的事儿这么急,还是有原因在里头的;

《迎风飞》这部戏是部偏文艺的片子,票房上没多大保证。所以公司立项时候定下了两项方针;一是尽量吸引资方合作,分担飘防风险,这是开源。二是尽量压缩拍摄时间减少开支,这是节流。

正因为这个,所以公司的效率才这么高。

面对焦晨东害怕拍摄进度快,李世信身体精力能不能遭得住的担忧,李世信倒是无所谓。

他巴不得越快拍完越早上映越好,自己这条老命,还等着有几部作品持续创收喝彩值来续呢!

见李世信信心满满,焦晨东也就没再说什么,直接带着他去了王海那里。

虽然《迎风飞》的剧组还是以焦晨东的上部戏剧组为主要班底,但实际上现在剧组还没攒利索。因为此前想用角色拉投资,目前演员更是只定下了李世信一个。

但就是这一个,却有点儿复杂。

同时出演男一男三不说,李世信还兼了个道具指导。

根据分工,这就是三份合同。

见了李世信,王海的脸面没有上午试镜时候那么好。

“哎呦,老爷子过来了啊?快坐。”

待李世信入座之后,王海端端正正的坐直了身子,将双手插到了一起。

“老爷子,刚才焦导给你打电话,已经把大致情况跟你说明白了吧?”

“是的。”李世信点了点头,笑道:“这不,焦导给我打了电话之后,我就立马过来了吗。”

“嗯。”王海瞥了瞥一旁的焦晨东,眉毛一挑,随即拿起了办公桌上的固定电话,拨了一个内线嘱咐了两句之后,便再一次的将目光放到了李世信的脸上。

“老爷子,那既然如此,咱们今天就把合同签了。”

李世信刚想点头称好,便被王海伸手打断:“不过在正式签合同之前,我可得声明两句。”

见他脸上满是郑重,李世信略一迟疑,道:“王总,有什么交代的您尽管说。”

“好。老爷子,我们天梦娱乐虽然不是什么大公司,但是在业内也是叫得出名号的。我非常负责任的告诉你,在《迎风飞》这样的戏里,启用你这么一没有经验的新人,公司承担了非常非常大的风险!”

李世信还以为王海要说什么。

打这句话的第一个字儿从王海嘴里蹦出来,李世信就听明白了。

风险个屁。

想压价你直说就完了!

“王总!”正在这时,王海办公室的门被人敲响,随即几个胸牌上标着法务部的员工便走了进来。

将三份合同放到了王海桌子上,然后肃立到了一旁。

摩挲着手中的三份合同,王海深深的看了李世信一眼,“而且老爷子,对于你这个身体情况和年龄,我们也有很大的担忧。焦导不知道跟你说没说,《迎风飞》这部戏,我们的拍摄期计划两个月,拍摄强度上是非常高的。将男一和男三两个角色给你,对与我们的拍摄计划,也存在着莫大的风险……”

“行、”等王海说完,李世信便点了点头,将桌子上的三份合同拿了起来,随意扫了一眼道具指导的,他扔到了一旁。

从兜里掏出老花镜,将剩下的两份演出合同大致扫了起来。

“来来来,法务部的叫你们来是看热闹了来了吗?给老爷子仔细说说合同上面的注意项!”王海赶紧对一旁的几个员工招呼到。

“不必,我自己会看。”李世信没搭理,直接摆了摆手。

合同本身没什么问题,就是非常常规的演出合同。甚至在遣词造句上,都跟李世信上一世签的那些没什么不同。

薪酬方面,三分合同总计二十六万。

男一片酬十五万,男三片酬七万,道具指导的劳务费四万。

一般来说,片酬常见就三种常见形式;一种是固定片酬,一种是票房分成,一种是固定片酬保底加票房分成。

不过后两种都是所谓的明星合同,李世信还没到那个程度。所以面前的这两份演出合同采取的是固定片酬。

并不多,而且是分期的。签完合同拿四分之一的定金,开拍进组支付第二笔,然后进度过半和杀青之后,给第三四笔。

两个角色的酬劳水准,只能说是新人薪资。

至于道具指导的四万块钱劳务费,也就那么回事儿。

李世信只是大略的看了一眼,便抄起了桌子上的签字笔。

“老爷子,合同您看好了,没问题?”

面对李世信的痛快,王海不敢置信的确认到。

实际上,上午时候见识过了李世信的难缠,在片酬上他是留了七八万块钱余地的。

面对王海的询问,李世信笑着摇了摇头。

在王海和焦晨东意外的目光中,提笔刷刷刷就在合同上签了自己的大名!

将墨迹未干的合同直接推给了王海,李世信才悠悠的合上笔帽,从座位上起了身。

“上午试镜的时候,我这把老骨头撒泼打滚,倚老卖老是没错。”

他深深的看了眼王海和办公桌旁肃立的几个法务部员工,笑道:“但是王总,若以为老夫如此这般仅仅是为了那点擦屁股都嫌硬的阿堵物,未免……”

一转身,李世信甩了一句。

“把老夫看的轻了!”

滴!

就在李世信转身的那一瞬间,他的脑海之中响起一声轻鸣。

受到带有强烈【敬佩】的喝彩值,1121点!

Post Author: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