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ader

   战逸一看凤凌的态度,欲言又止,最后什么都没说,药草配好给了三天的量。

   凤凌回去时罗碧还没醒,放轻脚步退出卧室泡药草,下手做晚饭。

   钟焌也在做晚饭,佟艺婷坐在桌子前嚷嚷喝水,孕妇最大,钟焌闻声跑出厨房,倒了一杯温水塞到她手里,转身人又跑回厨房。

   罗碧闻不得药草那味,靠在凤凌怀里小口小口喝下去,躺到床上被子上都有药草味。连着喝了两天,罗碧依旧精神怏怏,凤凌觉得这样不行,喝了药草还不见有用,就不能大意了。

   弯月当空,漫天星斗闪烁,凤凌朝窗外看了眼:“明天我们去水月竹苑,让战逸给仔细瞧瞧。”

   罗碧抱着被子懒的动,话也不想说,过了会儿才道:“不用,我没病,就是受了惊,睡够了就好了。”

   “已经睡了好几天了。”凤凌摇头,走到衣橱前拿了床被子放到床头,让罗碧靠着:“不能再拖下去了,明天必须去水月竹苑。”

   男人态度不容置疑,罗碧迟疑:“其实不用喝药草,试试别的法子也可以。”

   凤凌偏头看她:“说来听听。”

   罗碧倒吸气,不知从何说起,斟酌了一番用词才半真半假道:“我吓丢魂了,用古地球时期的法子叫叫魂就好了,喝药草不见得管用。”

   凤凌倏地一下瞳孔睁大,这古怪的想法太过荒谬,他不由担心起来,赶紧坐到床边把罗碧揽到怀里,仔仔细细观察罗碧的神色,然而什么都没看出来。

   “怎么了?”凤凌问道。

   文艺长发女神风中秀发飞扬

   看,未来星际人类压根就不相信叫魂一说,罗碧叹息,为了能说服凤凌只好把娘家人搬出来:“我小时候受了惊吓就这样没精神,我父亲会拿了我当天穿的衣裳到院子里,画个圈用筢子筢,喊我的名字。”

   凤凌犹如听天书神色不动,罗碧突然脑子一抽,说道:“父亲喊一句,我答应一句,睡一觉,慢慢就好了,不信问问我父亲,问我妈也行,她也给我叫过一次魂。”

   最后罗碧盯着男人俊美的脸,又补充了一句:“挺灵的。”

   凤凌一时没言语,罗碧提议的这法子他为所未闻,多半不怎么靠谱,但罗碧都把岳父一家搬出来了,他总要问问,想到此处凤凌给罗航拨了个通讯。

   罗航接起通讯一听,有些担心女儿:“怎么就吓到了?她从小胆子挺大的。”

   凤凌表情一顿,罗航接着又道:“是挺管用的,今天晚上在阿碧睡觉前拿她一件衣服,用筢子在院子里筢,左转三圈,右转三圈就可以,连着三晚上就好了。”

   凤凌整个人都不好了,挂断通讯静默了好一会儿,这才端了一盆温水,干净毛巾丢进去浸湿,拧干,轻柔给罗碧擦脸擦手。

   期间凤凌一句话没说,叫魂一说太稀奇,他需要时间接受。

   罗碧可以想象的到凤凌的纠结心情,明明她这会儿精神匮乏,还是歪头观察男人的表情。没别的意思,恶趣味而已,不管什么时候,她骨子里的性格是改不了的。

Post Author: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