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ader

   在赶走第一波打扰者后, 小熊自我安慰了一番,重新入眠, 并且梦到了爸爸们, 一定是他太想他们了!

   云昭爸爸说:“我们是不是该去接小熊了?”

   顾雨爸爸看了下时间,“确实过去很久了。”

   梦中的小熊弯起了大嘴巴, 是啦, 该来接他了, 他都准备好了。

   “不过, 在那之前, 我得跟你说件事。”顾雨爸爸忽然说道。

   “什么?你觉得太早的话, 我们再轻松一段时间也行, 难得不用带孩子。”

   “不是太早, 我是想说,我们很快就会有第二颗蛋了。”

   云昭爸爸被惊到了,“什么?这么快吗?我们刚把小熊带大了, 刚有了一点自己的时间。”

   “那有什么办法, 已经在肚子里了。”

   “你别着急,先好好休息,我想到办法了, 有了宝宝就让小熊带着吧。我看人家都是大娃带二娃, 带得还挺好呢。”

   “小熊确实把小影龙们带得挺好……”顾雨爸爸似乎被说服了。

   “我们还可以让小熊他们带着二宝去外面住,他们也到了该独立的年纪,我们就可以有更多二人世界了~”

   长发气质美女裸肩长裙花丛写真宛如写真

   天呐,小熊瞪圆了眼睛看着两个爸爸, 虽然他也有从网上了解到生二胎的家庭会把弟弟妹妹托付给老大,他也不讨厌弟弟妹妹,但是!把他扫地出门就有点过分了吧!

   他的人生计划不是这样的!他得做点什么——

   在这样的噩梦之下,小熊还没来得及质问两个爸爸的良心会不会痛的时候,一团火直接烧到了他的帐篷上。

   小熊一脸懵逼地爬起来,一个火人就从帐篷顶摔进来,扑向他来掐他的脖子。

   小熊心里的一团怒气找到了发泄点,他不关心火人是什么身份,他反正要教教他做人的道理,比如说不能随便打扰人家睡觉,更不能随随便便烧毁人家特价分期买来的帐篷!

   打架的时候,为了避免自己的衣服着火,小熊不自觉地用元力护住了自己。

   但是很快,小熊发现,他身上的平安符一个接一个地发热,然后化成了灰烬。

   怎么回事?

   这火人是个灵异类的?

   即便是灵异类的,也没有必要弄成这种方式出场吧?这形象可一点都不酷炫。

   更像一个疯子而不是鬼怪,让小熊升不起一丝畏惧感,平安符不管用这点确实让小熊有些忐忑,但这个家伙看起来要没完没了的样子,小熊只好继续揍他了,不然还能怎么办呢。

   另外一边,看着熊熊燃烧的帐篷,一群人有种隐隐松了口气的感觉。

   他们没人敢上去帮忙,看着帐篷里的人影绝望挣扎的样子,开始同情那个可怜的人。

   连俊摸出手机,发现手机上有个未接来电,是二十分钟之前的。

   “林萍怎么回事?她没来吗?”连俊疑惑道。

   众人四下看看,有人说应该是跟着出来,她肯定不在失踪的人里面。

   连俊回拨电话,没人接,连俊没有再花心思,他对不听劝告的人耐心到这里为止了。

   连俊开始联系车队里的人。

   车队里的人其实就在过来的路上,他们接到电话之后,立刻组织人去帮忙。

   参加arty的年轻人很多,车队一大半的家庭都有人参加,他们不能不管。

   不仅迅速组织了人手,他们还找了今天刚加进来的车队帮忙。

   家长们心里有些微词,不过只是进树林寻人,不好拒绝。

   现在这种情况,他们本应该守望互助的,万一他们也需要有人帮忙的时候呢。

   于是,家长们的车队也出了一些人来帮忙。

   陈父和陈母就来帮忙了,他们舍不得让陈南和陈晓过来,年迈的爷爷奶奶就更别说了,于是两口子就代表自己家过来了。

   寻人的队伍组织好之后,人们就朝着树林出发了。

   “这种时候了,怎么还开宴会呢?这不是没事找事吗!”一位主妇和陈母抱怨。

   “谁说不是呢,省着吃还来不及呢,谁知道……”到什么时候。

   “你家张涛跟着来了啊?”陈母往队伍中看了一眼,看到几个脸带兴奋的孩子身影。

   “我不让他来,他非得凑热闹不可,你家陈晓呢?”

   “晓晓没来,他从小就老实,胆子特别小,这种事就不叫他了。”陈母正说着,前面的寻人队伍停了下来。

   陈母和旁边的中年主妇也随着人流到了最前面。

   “怎么回事?”

   “这怎么还有个帐篷着火了呢?”

   “这火还怪大的,里面有人没有啊,这是不是赶紧救火?”陈母说道,她这时候根本想不到小熊能把自己的帐篷挪到这么远的地方。

   两人正说着,帐篷的被大火烧得掉落了一块,露出里面的情形。

   熊熊燃烧的火中,两个人影撕打着,更确切的说,是一个人单方面殴打另外一个。

   “这么大火,怎么还只顾着打架呢?还不往外跑呢?”

   不止这边赶来寻人的人惊到了,就是连俊那边也惊呆了,他们没想到里面那个人居然还活着,还打得热火朝天的,明显占了上风。

   连俊眼中一闪,枪又拿了出来。

   就在这时候,巨大的爆炸声响起。

   整个帐篷都成了碎边,带着火苗朝四周散落而去。

   这下子,想过去灭火的人都停了下来。

   可惜了,连俊心里叹息了一声,能和那件诡异的衣服打成这样,应该就是那种特殊的人了吧。

   陈母猛地抓紧了旁边陈父的胳膊,她从来没在现实生活中见到这样的场面。

   这是恐怖袭击吗?那是有俩人的吧……

   两边的人心思不同,却都安静得出奇。

   正在这时候,刚刚的帐篷所在地传来了咳嗽声。

   然后,一个浑身黑乎乎,似乎冒着烟的人从那里站了起来。

   那个人影左右看了看,朝着车队这边走了过来,还挥手打了招呼。

   “爸,妈,你们怎么过来了?”

   陈母惊呆了,陈父也一动不动地站在原地。

   “是晓晓?”陈母茫然地问道,她的声音很低,问的是陈父。

   陈父抹了把脸,有点艰难地道:“好像是。”

   刚刚和陈母交谈的家庭主妇默默往远处站了站,心里想着以后不能叫儿子和陈晓玩了。

   这叫老实,胆子小?

   陈母和陈父冲了过来,两人拉着被炸得黑乎乎的儿子。

   “儿子,你怎么样?哪受伤了?”陈母声音都颤抖了。

   “没,我一点事都没有。就是衣服估计得换一套了。”小熊尽量乖巧地道,不过,他此刻头发上冒着烟——他花费心思设计的最佳发型是毁了,估计现在形象比那个火人也好不到哪里去。

   说到火人,那个人居然因为打不过自己气得直接自爆了。

   不知道这种怒领盒饭的锅会不会背到他头上,被警察队长找过几次的小熊心有余悸。

   好在没有任何人提那个火人的事,倒是陈母查清楚小熊真没事之后,差点当着众人的面上演一场家暴。

   总算被陈父拦住了,让小熊不至于太没面子。

   陈父和陈母将儿子打包带回去,也没敢惊动陈爷爷陈奶奶,直接把小熊塞到了陈南的帐篷里,并且挨着他们住,两口子才彻底放心。

   陈父陈母担惊受怕了半个晚上,安顿好了儿子后准备歇歇,就有人找上门来了。

   不止来了,还带了重礼。

   名烟名酒和保健品,两人一看牌子,就大概知道多少钱了。

   陈母和陈父赶紧推拒,这礼太重了,收下不合适。

   “叔叔阿姨,是这样的……”连俊笑着将事情简略地说了说。

   “你说什么?我儿子救了你们?”

   “一件衣服能杀人?小伙子,我怎么觉得,你这精神不太对呢?是不是今天吓到了?”陈母不能相信。

   陈父忽然一拍大腿,“我知道了,你们是不是吃了一种蘑菇?我知道有一种蘑菇,吃了能致幻。”

   连俊无奈地看着他们,“叔叔阿姨,我说的都是真的,也没吃蘑菇——阿姨,这是您的包吧?这包上的小袋子里装得东西,能给我看看吗?”

   正苦于没有证据的连俊忽然看到了陈母放在一旁的包,他再一打量,另外一个黑色的公文包也挂着了一模一样的符袋。

   甚至连帐篷上都挂着一个,这两口子真的不是在忽悠他吗?

   陈母将小熊一定给她挂上的符袋拿了下来,说道:“这个呀,这是我儿子给我们求来的平安符。”

   鉴于这年轻人带得礼不轻,陈母最终还是把符袋递了过去。

   连俊从里面将几张符纸取了出来,里面是小熊画的平安符,驱虫符,宁心符和安眠符。

   连俊一张不认识,将母亲重金请回来的符纸拿了一张出来。

   最终确定和其中一张比较像,连俊一开始是不信这个的,但是今天晚上的遭遇让他觉得没有什么是不可能发生的。

   连俊心里确定小熊是真的有道行,普通人能在火里和那件衣服打半天,在爆炸之后毫发无损?

   他可不相信那是单纯的运气好。

   “我明天会再过来,到时候希望叔叔阿姨能让我见见陈晓。”

   第二天上午,连俊没能按时过来。

   车队在一条本就未知的道路上,又遇到了一个分叉口。

   没有人知道该选择哪条路。

Post Author: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