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ader

   上一秒,孙艳凤还一脸张狂恣肆,叉着胳膊,以极其不屑、讥诮的态度,嘲弄着杨天的不自量力。

   下一秒,听到赵传信这话,她却是一下子傻眼了。

   她整个人都僵在了那里,呆若木鸡,嘴巴张大得仿佛能塞下一个拳头!

   整个会议室也是一片寂静。

   随后爆发出一阵震惊声。

   谁也没有想到,事情会发展到这样这位在医院作威作福了这么久的处长,居然真得被开除了。而且还是被她的靠山赵董事长亲自开除的!

   这简直令人不可思议!

   “怎么会这样!”呆愣了数秒,孙艳凤总算是回过神来,但她的脸上充满了怨愤与不解。

   她转过头,看着不远处的赵传信,道:“开玩笑的吧?要开除也是开除这小子啊!怎么可能开除我?”

   赵传信再说出刚刚那句话之前已经做好了充分的心理准备、下定了决心。

   所以此刻,他没有丝毫犹豫,摆出一副大义凛然的态度,装出“大义灭亲”的态势,道:“我没有开玩笑。我再重复一遍,孙艳凤,你已经被仁乐医院开除了!”

   孙艳凤完搞不懂,这位表弟为什么会突然翻脸不认人。

   台球吧美女

   但此刻,一听到自己真要被开除出医院了,她就有些抓狂了。说起话来,也顾不上什么影响了。

   “传信你开什么玩笑啊?我是你表姐啊!你难道要帮着一个外人,把我赶出医院去?你这也太过分了吧!”孙艳凤一副受了委屈的怨妇模样,对着赵传信大声道,“你忘了吗?我妈临走前还要我们俩互相照顾的。你你就是这么对待你的姐姐的吗?”

   当着这么多医院管理人员的面,打起了亲情牌,堂而皇之地要利用关系维护自己的职位。这般表现,无论如何,都显得很难看。

   赵传信的脸色愈发难看了些。

   孙艳凤的话对他当然有冲击,但他已经没有了回头路!

   他深呼吸一口气,彻底冷下脸,看着孙艳凤,道:“孙艳凤!我提醒你,这里是会议室,是医院的地界儿,现在讨论的是公事!公事之上,没有姐弟!你要是再胡搅蛮缠,就给我滚出去!”

   这下,孙艳凤彻底没辙了。

   她懵在了那里,说不出话来。

   一直以来,她都是借着亲情的名义,让赵传信为她在医院保驾护航。

   但她没想到,这一次,就算连杀手锏都用出来了,依旧没法改变赵传信的态度。

   她忽然隐约明白了这次没有那么容易再蒙混过关了。

   可

   这个职位对她可很重要啊!

   抛开在医院的地位和靠山,她也就是个什么本事都没有的农村泼妇。若是被开除出去了,她上哪找这么清闲、有权力、工资又高还能吃回扣的工作啊!

   想到这里,她忽然一阵绝望。原本嚣张的气焰,也一下子化为乌有。恶劣的态度,也软化了下来。

   她哭丧着脸,道:“我我错了!我认错还不行吗?传信,你也知道,我没什么文化,身体也不好,要是没了这个职位,我上哪去赚钱去啊?赚不到钱,我家那口子不跟我闹离婚菜怪!传信啊,你真得忍心看到我家破人亡吗?”

   赵传信黑着脸,无奈地摇了摇头,道:“你要认错的人,不是我!”

   孙艳凤也不是傻子,一听到这话,立马就明白了意思。

   她连忙哭丧着脸,装出一把鼻涕一把泪的样子,向杨天求饶道:“杨杨主任啊,我知道错了,求求您放过我这一次吧。我我真得不能没有这份工作啊!我会饿死的!求求您了杨主任,我保证以后再也不跟您做对了,您说什么,我就做什么!我保证!求求您啊”

   不得不说,孙艳凤这变脸、装可怜的把戏,练得也是相当纯熟啊。

   如果不是刚刚才亲眼见识过这泼妇撒泼骂街、猖狂恣肆的样子,他说不定还真就信了!

   可惜啊。

   此刻他的内心毫无波动,甚至连笑都懒得笑了。

   “你的意思是,你现在知道错了?”杨天问道。

   孙艳凤立马疯狂点头,仿佛啄米的土鸡一样,“知错了知错了!我真得知错了!”

   “那你说说,你错在哪里?”杨天又问道。

   孙艳凤微微一怔。

   随后立马开口道:“我我不该顶撞杨主任您!呃那天会议室里,我不该跟您做对,不该不把您放眼里,更不该公然和您叫板。我我不该让周立春不听您的话,也不该把传信叫来,妄图妄图开除您我我今天更不该嘲讽您我真得知错了。求求您大人有大量,再给我一次机会吧?”

   “这就完了?”杨天道。

   孙艳凤又是一愣。

   还有什么吗?

   这不都说完了吗?

   她和杨天一共就见了两次面,凡是招惹到他的地方,应该她都已经说了啊。

   还能有什么?

   孙艳凤哭丧着脸,战战兢兢地看着杨天道:“这这好像没了吧”

   杨天嘴角一翘,冷笑着看着这孙艳凤,道:“你说了这么多,无非就是觉得,因为你之前冒犯我,所以我才要开除你。可,你根本没想过,你究竟做错了什么。”

   孙艳凤有些茫然,道:“这我不就是错在这里吗?”

   杨天摇了摇头,道:“不。如果你这是态度恶劣、消极工作,我或许还会考虑对你进行一些思想教育,让你继续工作。可你在对待病人的态度上,已经到了无可救药的地步!

   之前的事务部会议上,我让你处理器材的后续供应问题,你怎么说的?

   你说,那批问题器材继续用也没关系吧,病人的死活跟你也没什么关系。

   这种话,是一个医务人员能说的出口的吗?

   你这种人,继续留在医院里,只会害人性命!所以,我绝对不会让你再留在仁乐医院!”

   孙艳凤一下子呆住了。

   没有责任心的她,一直不把病人的安和利益放在心上。所以刚才思考自己的错误的时候,也只是想到了自己对杨天的恶劣态度。

   此刻,被杨天这么一提醒她才一下子明白过来,自己究竟错在了哪里。

   她也明白,杨天,是不可能让自己再在医院待下去了。

   她顿时一阵绝望,一阵懊悔

Post Author: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