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ader

出场费?抚恤金?军费?”听了贝利亚的计划,苏莉亚微微皱起了眉头。

贝利亚谨慎地提出了他的想法。

乌果尔人认为,女沙皇急于调罗科索夫斯基这支军队去帝国勤王,无外乎是三种情况。

第一,这场混沌入侵战事情况十分糟糕,卡塔琳急需更多的军队保护和帮助自己。

第二,她对罗科索夫斯基这伙人非常不满,打算把他们叫回去慢慢地收拾他们。

第三,卡塔琳根本就不想调回罗帅的这支军队,她只是想用这个借口和布列塔尼亚这边讨价还价。

而根据贝利亚的判断,这三种情况应该全都有,基斯勒夫的国书只要发出来,她便立于不败之地,或者能够调罗帅的这支军队回帝国指挥,或者能够乘机从骑士王国这里弄到一些好处,比如物资援助和军事援助,再不济也能让骑士王国欠她一个巨大的人情。

而贝利亚的想法则是先试探一下,卡塔琳到底是想要一笔物资和资金援助,还是铁了心一定要调这支军队回去勤王?

如果是前者,那么事情比较容易,贝利亚认为多少不妨给一些援助,基斯勒夫国难当头,山河破碎,家园沦陷,难民无数,这个时候提供援助不仅能够获得好名声,也能让基斯勒夫人不至于崩溃而堕落腐化变成混沌信徒,或者形成流寇和土匪四处劫掠。

如果是后者的话,那么贝利亚建议可以倒过来。

向女沙皇要钱!

我们布列塔尼亚出兵厄伦格拉德,为了救援基斯勒夫,不辞辛劳,不怕牺牲,远渡重洋前去支援基斯勒夫,为此,我们付出了巨大的伤亡,损失了数百匹战马,包括军费、包括粮饷、包括阵亡抚恤金,我们都可以不和你女沙皇计较了,您出30%就行,划算吧?

小美女淡定下水甜美愉悦图片

但是别的呢?

救出来的人,这得算钱吧?抢救出来的珍贵物资,包括很多珍贵的古玩、壁画、雕塑、书籍,这得算钱吧?

还有,由我们垫付的基斯勒夫军费、包括军饷和粮食,还有运输他们撤退到旧世界的费用,这得算钱吧?再说了,罗帅的这支军队抵达了库罗纳之后的安置费用,吃喝拉撒的维护费,补充装备和士兵的费用,这肯定也要算在女沙皇的账上吧?

最后,为了帮助你们,卡拉德阁下身受重伤,在万军之中冠军对决诺斯卡至高王瓦米尔-艾斯林,并将对方数百年的恐怖传说彻底终结于此,现在卡拉德阁下身受重伤,需要休养好几个月了,这可是我们的巨大损失,这出场费和医疗费可千万不能低了。

贝利亚稍微算了一笔账,比如卡拉德出场费20000金克朗,布列塔尼亚方面军费15000金克朗,抚恤金8000金克朗,救出一个熊骑兵开价100金克朗,翼骑兵50金克朗,红海军40金克朗,乌果尔弓骑兵15金克朗,普通征召兵5金克朗,平民1金克朗等等等等。

最后贝利亚算出来的已经是六位数接近七位数了。

“我想卡塔琳出不了这么多钱。”苏莉亚心想这个方案也太不要脸了吧?

“没错,是出不了,所以我们应该谈条件。”贝利亚立即补充道:“出不了没关系,我们也理解基斯勒夫现在遭遇了前所未有的困境,我们是慷慨大方的人,我们可以让基斯勒夫人继承他们的光荣传统,那就是成为雇佣军,自己为自己赚取维护费和佣金,让康斯但丁的军队为我们效力,有一天算一天的佣金,抵扣我们的支出成本,我算一笔账,差不多五十年之后,我们就可以归还这支军队给卡塔琳陛下了。”

“噗~”周围正在听贝利亚讲述的女仆和侍从们都忍不住笑了出来,就连苏莉亚和奥莉卡都不禁莞尔。

“真有你的啊,贝利亚。”王后用完美和优雅的姿态拿起了茶杯,苏莉亚稍微思考了一下,还是做出了决定:“可惜的是,我们不能采纳你的计划。”

“……我这只是一个不成熟的想法,还请陛下指摘。”贝利亚立即闭嘴,他惴惴不安地又看了苏莉亚一眼,见到王后脸上只有一点责怪的表情心下稍安,赶紧请罪:“是我考虑不周。”

“你考虑错了一点,贝利亚。”苏莉亚细细地品了一口大吉岭红茶,然后取下一个司康饼,用小刀涂抹奶油和果酱:“如果是帝国,这么做也就算了,但我们是布列塔尼亚,我们是荣耀的骑士王国,骑士道精神和侠义是我们的立国之本,也是我们花费了上千年建立的国家形象,你这个方案显得过于不要脸了,这会严重破坏我们的形象的。”

“是我考虑不周了。”贝利亚愣了一下,赶紧低头认错,他心想完蛋,自己习惯性地代入了基斯勒夫人的思维模式去了,基斯勒夫人的无耻和不要脸这是习惯,基斯勒夫的马贩为了卖草原马甚至可以将马匹的烂牙用白漆刷白,将病马说成“害羞,不习惯见人”,将不孕的种马说成“缺少美母马滋润”。

无耻惯了,想要再培养出点侠义精神,短时间之内不太可能,贝利亚已经跟随了莱恩好几年了,到现在也没培养出点侠义精神呢。

苏莉亚缓了缓,接着说道:“总之,这一次基斯勒夫之行,辛苦了,贝利亚,你是有功的,这点我和莱恩都知道,还有,莱恩和我都没承诺太多条件,你却设法说明了卡拉什尼科夫总工搬基洛夫工厂来布列塔尼亚,一定花了很大的精力,对么?”

“陛下和夫人,自然有陛下和夫人要解决的麻烦和难处,相比起您们二位要处理的问题,我这点难处实在是不算什么,能为布列塔尼亚尽心尽力做事是我的荣幸,下臣但尽所能去做就是了。”贝利亚非常谦卑地说道:“怎么能再打扰陛下,给陛下增添烦恼和麻烦呢?”

“……莱恩果然没有选错人,贝利亚,你是得力的。”苏莉亚夸奖道,不过王后提出了新的问题:“我知道,你一向为了莱恩尽心尽力地办事,不过……想必你也遇到过不少麻烦吧?对自己的人来说?还有对那些饱受苦难的基斯勒夫人来说,你都是怎么办到的?让他们乖乖听话,都到布列塔尼亚来?”

贝利亚深吸了一口气,他思虑良久:“第一,是恭敬,第二,诚实,处理事情但凭这两点去处理问题,便能够得到大家的理解。”

“这是人类花了漫长岁月所悟出来的真理。”苏莉亚的口气没有丝毫波动,骑士王后的眼光逐渐凌厉起来,看着贝利亚,她接着开口问道:“但真理总是被践踏和遗忘,人们总是倾向于使用双重标准对待自己和别人,人们总是喜欢竭尽所能地为自己身处的环境辩护!别拿这些官话和套话来糊弄我!贝利亚!”

贝利亚额头上冒出了汗珠,乌果尔人赶紧从座位上下来,再次跪地,不敢言语。

“好了,起来坐着吧。”苏莉亚示意贝利亚坐回去,骑士王后稍微斟酌了一下,这才继续说道:“我要听的不是这个,贝利亚,说点实在的东西吧,就像你的导师钢铁的菲利克斯劝诫女沙皇一样。”

“这……既然陛下这么问了,下臣只好说些不太礼貌的话了。”贝利亚拳头紧握,他深吸了两口气,知道苏莉亚王后的考校来了!

拼了!

“说吧,我宽恕你无罪。”苏莉亚点头。

“旧世界的秩序制度,便是分封制度,无论是国王还是皇帝,都是将自己的一部分领土分封给封臣,或是将自己的一部分权力赐予大臣,我们就像是一个个小家庭组成的大家庭。”贝利亚诚恳地说道:“我麾下的所有军队和士兵们,就像是家庭的子女,而国王和王后,就像是家庭的祖父和祖母。”

“而我贝利亚,就是中间的媳妇,一切事情,都按照媳妇的本分去做,军队和士兵们,尽量安排妥当,而对国王和王后的命令,也尽量遵从。”贝利亚慢慢地说道:“夹在两头中间,自然免不了遇到很多问题和委屈,对于这些,能忍则忍,能瞒则瞒,若是实在没有办法两头都照顾到,那宁可伤害和委屈了子女,也不可违逆祖父和祖母的命令!”

说完,贝利亚第一次抬起了头,他的目光清澈而且坚定。

苏莉亚和奥莉卡都为之动容。

这就是贝利亚,这就是他的思维,这就是一个精英官僚的思考回路。

是啊,谁不是个夹在中间受气的媳妇呢?

罗科索夫斯基是,贝利亚是,劳恩是,就连苏莉亚和莱恩,不也是么?

就连帝国最高指挥官、帝国摄政罗保特-基里曼阁下,不也是个夹在人类帝国兆亿生灵和人类之主帝皇中间的那个两头受气的媳妇?

“会做媳妇两头瞒。”苏莉亚定睛看着贝利亚的表情,见到他十分真诚的样子,终于长叹了一口气,帝国王妃感同身受,她终于微笑点头表示了认同:“很好,很好,贝利亚,我和莱恩都没有看错你,你值得我们信任,你说得对,我们就像一个大家庭,身为祖父和祖母,我们自己要做好,不能因为自己的喜好就乱来,让媳妇受委屈,让子女受苦。”

“陛下一直对我们都很好,你们是最优秀的祖父和祖母。”贝利亚再次诚恳地说道:“自从成为了陛下的下属,我贝利亚的天空都放晴了……还有叼着橄榄枝的和平鸽飞过呢!我祝愿陛下和莱恩陛下幸福美满,王太子快快长大,未来和莱恩陛下一样成为伟大的骑士王!”

“哈哈哈哈哈~”苏莉亚被逗乐了,王后忍不住笑:“好了,贝利亚,接下来还有你忙得,怎么整编罗帅的军队,应该怎么提供配给和工作岗位,移民要怎么分配和安置,都有你忙的。”

“陛下尽管下令,我会尽力做到最好。”

奥莉卡低头在苏莉亚的耳边说了几句话,苏莉亚眼睛一亮,连连点头。

“还有,贝利亚,你之前的方案,也不是完全没有意义。”王后补充道。

“请陛下明示。”

“我听闻说就是因为厄伦格拉德的红海军发生了哗变,才使得罗科索夫斯基元帅下定决心处决前来执行处决令的契卡?”苏莉亚问道。

“呃……没错,确实如此,夫人,那群红海军常年在厄伦格拉德内湖操练和出海与诺斯卡龙船舰队作战,受到帝国人和精灵人的影响比较多,并不是十分承认沙皇的权威。”贝利亚斟酌着说道:“而且由于红海军需要掌握较多的航海知识,所以兵员素质较强知识水平相对较高,据说他们没事干的时候最喜欢聚在一起唱陛下所作的《马赛曲》。”

“既然如此,那,这种哗变,有没有可能再发生一次呢?”苏莉亚漫不经心地说道。

“自然是不可能的,我们布列塔尼亚食物配给优渥,赏罚分明且从不克扣和贪墨,莱恩陛下公正严明而且武德丰沛,威望举世无双令人信服……”贝利亚下意识地说了一通。

“嗯?”苏莉亚轻轻地放下了茶杯。

猛然,乌果尔人意识到了什么,他忍不住狂喜地连连说道:“哦!当然!当然了!红海军们早都淤积了很多不满了,没有赏赐,没有食物,甚至被当做叛逆,他们吃的是帝国的粮,领的是骑士王国的赏!您放心,陛下,我知道应该怎么做了!”

“很好,那就拜托你了。”

“是!”

贝利亚出去了,留下的苏莉亚和奥莉卡对视一眼,黑暗精灵忍不住舔了舔嘴唇:“真是个人才,夫人,我敢保证这货就算是在纳伽罗斯也能混出个名堂,巫王喜欢这种人。”

“这样,女沙皇的问题就解决了。”苏莉亚淡淡地点头:“莱恩可以没有后顾之忧了。”

“他现在军队应该已经到了赫齐格了吧?”

“没错,据说大军已经在围城的色孽军团交战。”

Post Author: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