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ader

天城。

此前李世信所在的人和街。

社区活动室内。

麻将区。

人和街新任赌神李大福轻轻的端着了手中的保温杯。他不是想喝就早已变得冰凉的枸杞水,而是想在不经意间露出胳膊下面压着的76块钱,提醒牌桌上的三个牌友已经连续输了四圈。

看着三位牌友愤恨心痛以及咬牙切齿的模样,他微微一笑。用自认为优雅的姿势,理了理了头上的地中海发型。

联想到明天仍然会像今天一样,又是个没有对手的一天。他轻轻地嘬了口枸杞水,微微叹了口气;唉,没有世信的日子。实在是太过朴实无华,且枯燥。

棋牌区。

人和街新任棋王郭万禄轻轻的挺起后背,锤了锤那跟了他六十五年的老腰。他的腰其实不酸,仅仅是想不经意间,露出棋盘旁边摞着的十五个红色棋子。

看到对面的老王头暴跳如雷,在一群臭棋篓子的支招下仍然在嚷嚷着能够反杀,他轻轻的笑了。随手将自己的连环马拆掉,挡住对方老将最后的去路,他微微一笑。

看着连输了十三局的老王头表情从愤怒,震惊,渐渐变成了绝望和失声痛哭,郭万志轻轻的叹了口气;唉,没有世信的日子。就是这么的没有挑战性,且枯燥。

联谊区。

白纱裙美女赤脚漫步海边浪漫写真

人和街新任情圣秦增寿,看着面前正在对着一群老太太搔首弄姿的老张头,轻轻的翘起了二郎腿。不经意间,将裤兜里的一沓超市代金券掉在了地上。

看着一群老太飞速的扔下自誉为广场舞舞王的老张头,转投到自己怀中,央求着身为人和街超市老板之爹的自己,送她们几张代金券,秦增寿微微的笑了。

再看到那气得浑身颤抖,自从老伴去世之后打了十几年光棍的老张头,怒骂着自己不就是仗着儿子开了个破超市么,秦增寿微微一笑。抬了抬手,不经意间透露出了明天上午八点半,人和街超市排骨打九五折的惊天秘密。

看着老张头绝望的转身离去,败退在了自己的钞能力之下,再看着身边莺莺燕燕一口一个老哥哥叫的亲热。秦增寿抬眼看了看外面夜空,长叹了口气;唉、没有了世信之后,有钱人的老年生活,就是这么的朴实无华,且枯燥!

就在因为缺了一角,现在被称为人和街铁三角的三个老头齐齐发出一声长叹之时,活动室内的一个老太太忽然发出了一声尖叫。

“哎呀!世信!世信上新闻了!”

李大福:?

郭万禄:??

秦增寿:???

听到这一声带着欣喜的呼喊,三个老伙计齐齐一愣,随即整齐划一的霍然起身。

“哪儿呢?!世信在哪儿呢?”

“新闻…是了!世信肯定已经横死他乡街头,被人发现了吧、新闻上有照片吗?他…他走的安详吗?”

“世信,世信你的命好苦啊!哇……”

看着人和街铁三角满面的悲切,一个手里捧着手机的老太太嗨了一声:“你们怎么就不想着点儿世信好啊?他没死!”

“没死?!”

福禄寿三老头又是一愣。

这不科学啊!

那老太说着,便将手机拿到了三个老头身前。

看到李世信在镜头前精神奕奕,看起来比一个月前精神多了的样子,三兄弟狠狠的拍了拍巴掌!

“哈!这老家伙,这老家伙还活着!”

随着李大福一声喝彩,活动室里边的老伙伴们全都聚了过来。

看到面对镜头侃侃而谈的李世信,一群老头老太激动的不知所以。

“世信之前走的时候说让我们等着在电视上看到他,我当时还还担心他没人照顾,死哪个犄角旮旯没人知道呢。可这老家伙争气啊,像样!果然让给上了电视了!你们看看,老家伙好像还精神了呢!”

“是啊是啊!走的时候世信大病初愈,老的跟八十岁一样。你们看看现在,嘿!好家伙,穿着衬衫往那一站,瞅着比我都年轻了!”

“万禄啊,你可拉倒吧你,七十岁的人了心里没点逼数,好意思跟人家六十五的比?”

“啧、这不就是说那个意思吗,你个老禽兽抬什么杠?不乐意理你!唉、世信真是好样的,这条路,看样子还真让他给走通了啊!”

铁三角一面互相掐着架,一面看着手机里的李世信,满面的欣喜。

想起老伙计一个月前的境遇,三人感觉心里边一块大石头都移走了。

此时,视频播放到了李世信接到儿子电话的部分。

看着原本精精神神的老伙计又痛哭流涕,活动室里的老人们皱起了眉头。

“这个逆子!”

李大福气得地中海上仅存的三根毛发都竖了起来:“我当初就劝世信,这样的儿子趁早掐死。他还不听!现在怎么样,他都到了这个地步了,那畜生还不放过他!”

“大福哥,你别说那没用的。掐死不得坐牢吗?”棋王郭万禄虽然心中也满是怒火,但在其他人还处于愤怒之时,他已经在盘算下一步该当如何了。

“二哥,你鬼点子多,这事儿你说怎么办?”

听到秦增寿的询问,郭万禄略微思考一番,目光一亮:“看视频里的意思,世信刚刚接到了个戏演。这个时候,应该是他最关键的时期。咱们得给他护好航!不能让他家里那个小畜生给他添乱!”

“具体法子呢?那腿长在小畜生的腰下,嘴长在那小畜生的脸上,咱们三个老不死的,咋能拦得住?”

面对李大福的问题,郭万禄呵呵一笑,一闪身,大马金刀的坐在了棋盘之前。

看了看屋里边儿的十几个老伙伴,大手一挥。

“咋拦不住?你们说说,咱们有什么?那小王八犊子没有的?”

“肺气肿,老寒腿?”

“白癜风,青光眼?”

“高血脂,高血糖?”

“……”看着一群不上道的老伙伴,自誉为智多星的郭万禄扶住了额头,“时间!时间啊!”

“你可拉到吧。”一听说是时间,秦增寿满脸的不认同,“咱都快死的人了……”

“可是咱们天天什么也不用干啊!”郭万禄一拍大腿,再次将大手一挥,“大家伙听我号令,从明天开始,咱们就去那小王八犊子家附近盯梢!老秦兽!”

“到!”秦增寿下意识一个立正。

“你负责后勤,为大家伙提供开水,盒饭和水果等物资!”

“收到!”

“大福!”

“有!”

“你人脉广,明天去大贺门那片找个碰瓷的。给他钱,让他专门去钻那小畜生的车底!一个不行,得多找几个!告诉他们,这是个长活儿,未来一年,不管那小畜生是开车还是骑车还是走路,让他们给老子使劲儿的碰!不接受私了,怎么麻烦怎么缠人怎么来。让那小畜生除了派出所和法院,哪儿都去不了!”

“这都不是事儿!老郭,你就瞧好吧!”

看到两个老兄弟领命,郭增寿负手起身,望了望蓉店的位置。

“世信,兄弟啊。你在蓉店好好整,你的大后方,交给老伙计们了!”

Post Author: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