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ader

   没有人再与孔良骥进行竞拍,并非是其他人拿不出这些钱。

   在场这些人,虽非是所有人都能拿着五千万买幅画不当一回事,但确确实实是所有人,都能拿得出这五千万,来买一幅画。

   可这些人都是清楚,在这晚宴之中,最有钱的人,是孔良骥。

   依着财力,没有人能比得过孔家。

   就算是他们不断的跟着竞拍,也只能是将价格越报越高,最终拍得的,还是孔良骥,而他们,却是很可能因着这抬价的事情,得罪了孔家。

   谁也不会做这等傻事。

   阮康德伸出手,做了一个邀请孔良骥上台的手势,立刻有穿着华丽长裙的礼仪小姐,因着孔良骥上了台。

   阮康德笑着道:“恭喜孔老,拍得了这幅画,我在此也是万分感谢孔老对于此次慈善活动的支持,您的慷慨,将会挽救无数患病的可怜孩子,我相信,他们在痊愈之后,都会将您的名字,牢记在心中的。”

   孔良骥微微一笑,道:“康德爵士过奖了,若说是慷慨,您也一样,您可以将这幅画归还华夏国,亦是令我发自内心感谢。”

   两人彼此客套了几句,阮康德有请孔良骥讲几句话。

   这等场合孔良骥经历许多,自是得心应手,侃侃而谈。

   在座的那些人,对于孔良骥讲话的兴趣,远远不及对他身体状况的八卦。

   乖乖俏样清凉萝莉秀丽迷人

   孔家家主病重的消息,在这个圈子里,并不是什么秘密,也不时有媒体拍摄到他坐着轮椅的画面。

   人们对于孔良骥的记忆,已经停留在那个垂垂老矣的老者,满面皱纹,头发花白,手上脸上布满老年斑,无论是行动还是讲话,都有些迟缓。

   可现在,站在台上侃侃而谈、看起来精神矍铄的孔良骥,完颠覆了人们对他的记忆。

   就连沈老,都是面露了一丝淡淡的迷惑,仿佛自言自语一般,道:“孔老的身体状况,真是出人意料,就在不久前,我还听说他病得很重,没想到,竟然是谣传。”

   陈剑飞的目光,落在唐峰的身上。

   他见唐峰只是喝着茶,面色平静,仿佛一切都与他无关的目光。

   可陈剑飞心里清楚,孔良骥的身体痊愈、甚至有了返老还童的迹象,定然是与唐峰有关的。

   在他陪着沈老过来之前,尚且不知道孔良骥会来,他也没有想到,作为五大家族之一的孔家家主,当真会亲自到这里来参加这个晚宴。

   阮康德在国际上颇有声望不假,但还不至于,能请的动五大家族家主的大驾,他们最多是在阮康德到燕京的时候,稍做表示罢了。

   事实也正是如此。

   除了孔良骥,其他四个家族,皆是如此的。

   在见到了孔良骥的时候,陈剑飞便是想到了这问题,想到了他不可能为了阮康德专程到来。

   唯一可以解释的是,孔良骥本就是人在平阳,只是顺道来参加晚宴罢了。

   他相信,孔良骥病重这件事情,并非是谣言。

   孔良骥病重,平阳神医唐峰,孔良骥来到平阳,短短时间身体痊愈,这所有的事情联系起来,便是不难猜测到彼此之间的关联。

   只是,之前陈剑飞没有料到的是,唐峰如今已经拥有如此的人脉,就连燕京孔家的家主,都成为了他的病人。

   就在孔良骥讲话的时候,之前给众人展示画作的那两名古装女子,已经将画重新卷好,并装入一个精美木盒之内。

   待到孔良骥讲完话,阮康德将那木盒双手捧着,交给了他。

   这竞拍的环节,在晚宴之上,掀起了一个小小的高潮,虽说其他人没有拍得这幅画,可是每个人的脸上都是仍旧带着兴奋的神情。

   众人的兴致并没有降低,整个晚宴的气氛,已经被调动了起来,接下来的时间,每个人都是保持着这种微微兴奋的状态。

   在这等状态之下,新一轮的募捐开始,人们表现出来更大的热忱,大屏幕上面的数字也在不断飞速的滚动增加着。

   在单人募捐金额接近了五百万的时候,林梦佳便是也将自己的捐赠支票,交给了身边的服务员,让她代为捐赠。

   服务员如其他人一样,拿着那支票,到了舞台一侧,交给上面的基金会工作人员,在之前,工作人员接了支票,便是会公开念出捐赠人名字与金额,表示感谢。

   可这一次,工作人员却是将手中的支票,递给了站在一旁不住向着宾客表示谢意的阮康德。

   阮康德拿了支票在手中,只是看了一眼,便是面露惊喜的神情,手中拿着话筒,向前走了两步,清了清嗓子,道:“刚刚我接到的这张支票,是由梦唐集团林总裁捐赠的五百万元华夏币,林总裁,哦,相对于这个称呼,我更喜欢称呼您为林小姐,感谢林小姐,对于此次慈善晚宴的支持,也感谢您对世界上那些患有先心儿童做出的贡献。”

   对于阮康德的这般举动,林梦佳略显几分诧异。

   虽说她的募捐金额,是目前单笔最高,可这数目在到场这些人的眼中,显然并不是什么巨资,至少,在刚刚经历了孔良骥花了五千万买下那幅市价在千万元左右的画作之后,区区五百万,实在不应该是会令得阮康德能这般兴奋的数额。

   可面对他指名道姓的感谢,林梦佳也不好不加理睬,只能站起来,向着阮康德微微点头,又向着在场的其他人点头示意,才又坐回位置之上。

   唐峰的目光,略带着温柔的笑意,看着林梦佳,待到她坐下之后,却是又转向阮康德,不过是转过的瞬间,他的眉头已经微微的皱了起来。

   阮康德接着道:“当我来到华夏,看到林小姐美丽端庄大方,具有东方女性魅力,可又有着精明强干的头脑,可以创造如梦唐这样强大的商业集团,我就在想,天哪,这是一个多么神奇的国度,怎么会孕育出这样出色的女性,如果我能有一个这样的女儿,该是多么幸运的事情。”

Post Author: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