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ader

   穆婉犹豫着。

   “跟他聊聊,只是聊聊而已,或许有新的思路和启发,不是说好了,要为了未来更好吗?”吕伯伟鼓励道。

   “我们明天就要离开了,可能没时间了,你的好意我心领了。”穆婉道谢道。

   “我约了晚上十点,就在酒店里,他到酒店来。”吕伯伟说道。

   “你……今天帮我约的?”穆婉心里有种说不出的异样感觉。

   他在知道女友去世的消失后,还能帮她约心理医生。

   是友谊,还是大爱,更或是他的怜悯之心?

   “我女朋友说,让我尽自己的力做帮助别人,带着她的那一份。”吕伯伟微笑道。

   “上天肯定是召唤她回去做天使了。”穆婉宽慰吕伯伟道。

   “我也这么想。”

   晚上

   穆婉随便地吃了一点,洗了澡,待在房间里,看着电视。

   清冷气质的花房姑娘图片

   十点的时候,敲门声响起

   她打开了门。

   吕伯伟带来了一个非常年轻的男人,男人是MXG本土人,有着漂亮的金发,蓝色的眼睛,白雪的肌肤,长得很像童话里存在的王子。

   但是他,实在是太年轻了。

   “你多大?”穆婉下意识地问道。

   男孩扬起笑容。

   一笑起来,更好看,赏心悦目的。

   “十九。”男人回答道。

   穆婉看向吕伯伟,用眼神询问道:这就是你带来的心理医生?

   “他是天才,就读的学校和白雅是同一所,去年已经毕业,帮助FBI破获的案件有十二起。”吕伯伟介绍道。

   穆婉明白了,“对不起,我对你产生了怀疑,是我的才疏学浅,抱歉。”

   “没关系,我叫巴尼,不建议我点上一支烟吧?”巴尼问道。

   穆婉又看向吕伯伟。

   “是帮助人治愈心理的,烟是他研制的,有特殊的疗效,如果你需要,我会一直在。”吕伯伟说道。

   穆婉点了点头。

   巴尼笑着点上了烟,放了舒缓的音乐,对着穆婉说道:“你觉得怎么坐舒服,就怎么坐。”

   穆婉在沙发上坐了下来,双手放在腹部前,腰杆挺得笔直,眼神微凉地看着他。

   面上看起来冷静自持,事实上,她是紧张的,所以,双手握着有点紧。

   “你想说什么,随便聊聊吧。”男孩说道。

   “你什么时候发现自己对心理这块很有天赋的?”穆婉问道。

   “也不是说有天赋,只是喜欢,从我两三岁的时候,我就喜欢揣摩人的微表情,通过他们的微表情判断他们在想什么,他们要做什么,他们的心情如何,如果心情好,是什么事情让他们开心,如果心情不好,又是什么事情让他们不开心,应该怎么解决?然后我自学了医书,刚好我爸爸是医生,所以我有这个便利,也算是幸运的事情吧。”巴尼笑着说道。

   让人有种很舒服的感觉,特别是他的笑容,很治愈,看着他的笑容,心境也会平和很多。

   穆婉微微靠在沙发上,“你也可以成为医生,在医院有着稳定的工作,忙碌而又意义。还能养家。”

   “现在有很多的病,用高科技的仪器也检查不出来,我认为,人体是很特殊的组成,就像是一个宇宙,而在宇宙中,能影响到整个平衡的,是心情。

   打个比方,我有一个焦虑症患者,她很年轻,身体很健康,她会重复开灯关灯地动作,自己却不知道,她会一直把煤气开开关关,自己也没有意识,她会觉得周围人对她都是恶意,用很不好的想法去揣测别人,她明明身体健康,但是血压会上升,血糖会下降,会觉得身疲劳,没有精神,整个人都是病恹恹的,发烧,呕吐。甚至发展到后面自虐,或者伤人,以及一病不起。”巴尼说道。

   “那你觉得,我有心理问题吗?”穆婉单刀直入。

   巴尼扬起了笑容,目光灼灼地看着穆婉,缱绻,深邃,好像潺潺流水一般,“你很迷人,有魅力,有个性,我很喜欢你,我相信,很多人都会一眼为你着迷。”

   穆婉笑了,“你年纪小小的,很会讨女人欢心,特别是老女人。”

   “在有魅力的女生面前,我只能当做可爱的小奶狗,在没能的妹妹面前,我还是要担当起强大的哥哥的身份,人会在不同的人面前呈现出不用的性格,你听过二十四比利吗?”

   “听说过,一部电影,说是真人真事,一个人能够分裂出二十四中不用的人格。”穆婉说道。

   “那个很经典,听说后面的致命ID也是模仿他拍摄的,你看过致命ID没?”

   “嗯。”

   “你喜欢什么样的电影,什么样题材的啊?”

   穆婉犹豫了下,挠了挠脑袋,薄凉的看着巴尼。

   巴尼笑了,笑出了声音。

   “你笑什么?”穆婉不解地问道。

   “我可以和姐姐玩个游戏吗?”巴尼问道,主动地坐在了穆婉的身边。

   穆婉下意识移开身体,靠向沙发的边缘,盯着巴尼。

   巴尼伸出两个拳头,“如果姐姐猜中了有硬币的那只手,那么我听姐姐的吩咐说一件事情,如果姐姐没有猜中,那么,姐姐就要听我的吩咐做一件事情。姐姐放心,只是一件小事,不会让你去做坏事的。”

   “这也是治疗的过程?”穆婉不解地问道。

   “嗯……可以当做是。”巴尼无害地笑着说道。

   穆婉点了巴尼的左手,“这里没有。”

   巴尼笑出了声,张开手,里面有一个硬币。

   穆婉有些失望,“说吧,要让我做什么。”

   “姐姐闭上眼睛。”巴尼说道。

   穆婉瞟了一眼吕伯伟,吕伯伟在,她也不用担心,闭上了眼睛。

   巴尼在她的脸上亲了一下。

   穆婉惊讶的睁开眼睛,目露凶光,口气变得尖锐起来,斥责地口气,“你这是在干什么!”

   巴尼没有害怕,还是保持着温和的如同天使一般的笑容。

   他灭了烟,放上了一段《ShowerofLightFullofLove》。

   穆婉狐疑地看着他。

   她之前没有看过心理医生,不知道其他心理医生是不是也这样,觉得男孩的行为,超乎她的想象。

   音乐响起来,听着,是很美好的感觉。

   男人继续坐在她的旁边,把硬币放在了左手中,握成了拳头,伸手到穆婉的面前,“如果姐姐猜中了,也可以让人做一件事情哦,不管什么事情,我都会去做。”

Post Author: admin